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燃料人生 > 燃料人生目錄

《燃料人生》 / 作者:南方小郎

收藏
暫無收藏記錄...
閱讀記錄
暫無閱讀記錄...

第1章 楔子 最后更新:2020-01-22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看來得想個法子搞輛車來開開了。”這是啊明走出拘留所那一瞬間的想法。

  他已經記不起來到這個城市的十年里被交警抓過多少次了,以前抓得不嚴的時候他就交了幾次罰款,還有被扣了大概有4輛或者5輛摩托車了。因為每次都只是經濟損失,倒也不太在意,就繼續存在僥幸心理繼續開。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不止罰款還要拘留,這誰還受得了?在拘留所里的十天讓他深深感受到了恥辱和悲傷,十天的鐵牢生活讓這個以自由為榮的男人差點患上抑郁癥。。

  踏出大門的那一刻他并沒有感到高興之類的情緒,而是感到厭惡,他按照慣例不回頭去看身后徑直的向前走去,很快他那雙毫無生氣的眼睛就望到了早在原地等候的妻子和老丈人。

  “等等,來,喝口水,不要吞下去,然后馬上吐出來。”剛走近妻子就把早早捏在手中的水瓶子擰開,先是倒了點水在手

  中把手打濕然后撥了撥啊明的頭發,而后將水瓶子塞到了啊明手中鄭重的說道。

  阿明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甚是不解,不耐煩的說道“搞什么?我又不是蹲的看守所,不用搞這些東西,趕緊走吧。”

  反抗有效嗎?面對妻子一臉正經和老丈人在旁邊叮囑,他還是順從的接過水瓶子快速的完成了一系列動作便竄上了老丈人的大眾,有一瞬間他的臉紅了一下,大概是覺得這樣做很迷信很丟人吧。

  “我說你白擔心吧,你看他這十天就是來這里度假的,臉上那肉至少胖了十斤。”

  “還真的是啊,哦,你在里面都吃些什么啊?”

  阿明點點頭跟他們講了里面的一些事情,打趣道這里比他讀書時學校里的宿舍還豪華,天天吃完就睡,睡醒就吃,跟養豬一樣,所以才把他吃得這么白白胖胖的。

  “我說,這里好像有一條產業鏈在運行啊。”面對阿明這突如其來的話,妻子和老丈人面面相覷。

  “難道不是嗎?你們想想,交警把人抓住,罰款,罰款要交錢吧?再把人送到拘留所,雖然里面飯是不用錢住也不用錢,但是進去的時候日用品要自費啊,里面的東西可不是貴那么一點點。這時候又向拘留所交了一筆錢,你看啊這里天天有人進有人出的,熱鬧的不得了,同時這里面還提供不少崗位,真是一條了不起的產業鏈啊。”這是阿明在十天鐵窗生活總結出來,為什么他的腦袋瓜子里想的不是和其他難友想的不一樣?沒有那么怨天尤人和咒罵交警?大概是阿明自己也想不明白的,他想問題的角度向來跟別人不一樣,所以他總是感到孤獨!

  妻子可不會去想這些東西,對于阿明的長篇大論她只是敷衍應答。“趕緊考個摩托車駕照吧,來這地方真的很不吉利。”妻子明顯只關心這個,她說話總是那么一針見血,雖然不可愛但很真實。

  沒錯,要是阿明早早考了摩托車駕照那他就不必被送到這地方了,妻子差點要說這就是你自作自受。是的,阿明娶了一個不可愛的女人,一個幫理不幫親的女人。

  “可是現在抓得這么嚴,代表去考駕照的人會非常多,而且也會很不好通過啊。”啊明心里這樣想道。他總是很理智的想所有問題,這是他認為的,他認為他想問題是很理智的,他會分析問題,排除掉難的一部分,然后選擇當前容易做到的來做,他認為這是最明智,至于是不是真的這樣,他可并不在乎,他只做他認為對的。

  “還是直接買個車吧,我有汽車駕照,這是目前最好的選擇。買個車就能解決這一切問題。有了車,再也不怕交警,不用再日怕交警夜怕賊。就這么決定了,買個車。”望著窗外的街景啊明心里下定了決心,不過他沒有將這個想法告訴妻子或者其他人。如果這件事沒做成功就沒必要講出來,那是沒有意義的話,沒錯,他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他經常被妻子埋怨,甚至罵他是個啞巴!

  女人們總是不懂男人,好比男人們永遠不懂女人一樣。中國經濟在阿明這一代發展飛速,生活越來越好,人們對物質上的追求越來越高。在這個時代,金錢至上,娛樂至死,老一輩的

  人經過奮戰將財富收攬其中,開始享受人生,而新的一代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阿明也到了30而立的年紀,懷著夢想的他開始走上年少時的做的人生規劃的路。30歲就開始創業,用自己的一雙手打出幸福的生活,這是年少時就做的規劃,30歲之前的規劃他做的很好,包括什么時候談戀愛,什么時候結婚,什么時候生孩子這些他都很好的完成了。如今他按照計劃開始了創業,這是何等的順利。

  原本以為還會順利走完這個規劃的他被突如其來的意外給耽誤了,沒錯,因為進了拘留所十天,他的小生意停了十天。本來搖搖欲墜的生意就這樣徹底結束了,他心灰意冷的收掉了店面另謀他路。

  恨那個抓他的交警嗎?當然恨,但是他心里清楚,那個交警沒做錯什么。這次意外也并不是讓他關掉店面的最大原因,是他自己太年輕了,他不止一次偷偷罵自己:為什么自己這么垃圾?

  之后的一段時間可謂是痛苦無比,生意收掉的時候算了一筆賬,大概虧掉了6萬塊錢,這數目不大,但是剛好碰到了了孩子出生。這代表他要一個人想辦法養一大一小,因為他們早就商量好要自己帶小孩,在孩子沒上幼兒園之前妻子要當全職太太,這很糟糕。

  這突然壓下來的擔子一下把他壓的喘不過氣,他不敢告訴妻子生意損失多少,只說沒贏沒輸,然后安慰她會想辦法先去打工的。妻子老實倒也不笨,也不打算戳破,只是叮囑早點找到新工作!他怕妻子擔心,就開玩笑說:還好現在不用養四個老人,不然就跪了,哈哈哈。。。。。。。

  妻子也只能跟著苦笑了,誰叫她嫁了這么倔的一個男人。

  阿明不敢耽誤,馬上找了份老本行的工作,這個年紀的男人只會找能最快來錢的工作了,當然首選自己熟悉的行業-整天跟機油打交道的修車工。哦,對了,在這里奉勸大家,要創業一定不能選擇自己不熟悉的行業,這也是阿明總結出來的,他選擇入門最低的餐飲行業,認為人離不開吃,這是沒錯,但是

  人們離不開的是吃而不是離不開吃你的東西。門檻低的行業競爭更為激烈這是常識,阿明這個愣頭青也算是吃了教訓了!

  所謂當過老板再去打工心態就大不同,阿明很不習慣,公司條條框框把他限制得死死。自由自在慣了的阿明氣著了老板,老板管東管西也氣著了啊明,要不是怕斷了糧,估計早就撒手不干了。這也是一些公司喜歡招有了家庭的男人吧,因為他們已經過了任性妄為的年紀,更會忍耐了。

  “走,我一定要走,只要逮到機會我一定要走!”每天起床上班阿明就要把這句話先念一遍。很快,這個機會就來了。

  一天一輛車子出現在了阿明眼前,一輛白色老款的本田飛度。

  這輛車一直停在車間的角落里,由于蓋上了防塵罩他一直沒有發現。當時他正在找一個該死的專用螺絲而把整個車間翻了個底朝天,無意間來到了車的跟前。

  “這是個什么寶貝?勞斯萊斯嗎?還沒見過在修車廠還要蓋上防塵罩的。”懷著好奇心,他揭開了防塵罩,一輛漂亮的車

  子出現在眼前。

  很快,他失望了,怎么是這么一個玩意?一個破飛度還蓋什么防塵罩?這是第一代的飛度,看上去應該是輛高配的,有天窗、鋁制輪轂、皮革座椅,還是自動波排擋。外表看上去是被翻修過的,這漆也是剛噴不久的,這翻修太過粗糙了吧?左右大燈的顏色不一,霧燈也是一舊一新,看樣子翻修前右邊**過,阿明鄙視了一下翻修的技師。

  多年修車經驗的他什么車沒見過,什么車沒開過?這飛度不知道玩過多少輛了,但是它身上煥發著一股神秘的吸引力讓他不禁好奇的忘記了找螺絲的任務而坐了上去。

  嗯,座椅很舒服,方向盤摸著也很舒服,好像女人細嫩的皮膚一樣!他愛上了它,它染發著一股迷人的氣息,說不上為什么,他就是突然迷上了它,就像是一見鐘情。他又到處摸索了一番,沒找到鑰匙。“鑰匙肯定在老板那里,好想聽一下引擎聲是什么樣的?”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我想得到它。”

  阿明心里明白,不說家庭開銷,做生意賠的錢還沒補上,他

  現在的經濟能力根本買不上車,就算是二手的車也一樣。但是向來理智的他在這一刻突然失了智,這輛車到底什么來頭?竟讓他如此失常?

  很快,他就找到了老板提出了買車的意愿,他的老板是一個中年男子,43歲是他的真實年齡,但是他的面容卻與實際年齡對不上,看上去就像是50多歲的樣子,甚至更老,頭頂的頭發快白了一大半。這個老頭子不僅年紀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脾氣也是出奇的暴躁,在開口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老板原本平靜的國字臉突然變得猙獰起來,怒目圓睜的罵道“是誰讓你是動那輛車了?吃飽了沒事干啊?這車不賣,誰都不賣。”

  這劈頭蓋臉的怒罵讓他抓不著頭腦,他開始爭吵道“我們是車行,車輛買賣很正常,你發什么脾氣?這車難不成是手續不全嗎?不然你告訴我車主是誰?我找車主談價去。”

  “這車手續齊全,而且車主就是我,要談什么?我勸你不要動這輛車的心思。去去去,趕緊干活去,那輛比亞迪在催了,趕緊弄好。”老板罵罵咧咧的把一臉懵逼的他給推出了辦公室

  。

  “這家伙是什么情況?看不起我嗎?難道我的錢不是錢?”阿明越想越氣,一路罵著回到車間,這時碰到了迎面而來的啊坤就開始向他吐苦水。

  啊坤來這里很久了,對這事大概了解過后便笑著對阿明說道“哈哈,我看你是不用想了,這車啊是老板創業時買的一輛二手車,用它掙得第一桶金,有感情了。兩年前買了新車后就將它放在角落里了,很多人出價跟他買,他也沒舍得賣。”

  這下啊明倒是心里有些釋然了,但是還是有點不甘心,說不上為什么。啊坤看他表情還未舒展來了便使了個眼色低頭輕聲說道“這車車齡都十幾年了,不值得買,要買車找我,我幫你問問,找倆性價比更高的給你。”

  阿明謝過好意后便接著工作,從那以后他逮到機會就會向他老板說上買車的事,每次都被罵個狗血淋頭。這讓他很困惑,老板是個唯利是圖的家伙,一點蠅頭小利他都要掙到底,這次怎么這么反常?是啊,這或許是很反常,但是阿明自己并未發

  現最反常的人是他自己,為什么那么執著于這輛車。

  一個月后老板突然把他給叫到了辦公室,主動提出了可以將車賣給阿明,而且是以最便宜的價格買給了他,人民幣一萬塊錢。

  老板態度突然改變讓他產生了疑問,不過他更多是感到高興,連連道謝。阿明滿臉笑容,老板卻一直板著個臉,用接近憐憫的眼神看著這個對面的年輕人半天。然后轉身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張紙給阿明。“這是車輛買賣協議書,你看沒問題就簽下字,然后找個時間去車管所過戶。”

  阿明接過手中粗略的看了一下就準備簽名,這時老板突然發聲說道“你想清楚再簽,我勸你真的不要買。”

  什么情況?都什么時候了還說這些?阿明不解的看著老板,正要開口說話,老板又補上了一句“買車容易,養車難,真的,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說罷便擺了擺雙手,用認真的眼神看著阿明。

  阿明對這眼光感到不自在,內心也暗暗的咒罵了這老頭一萬

  遍,這不是在瞧不起我嗎?然后簽下了字。“這個我知道,不用您操心,這是一萬塊錢,明天星期五,我們找個時間去把過戶手續辦一下吧。現在可以把鑰匙給我了吧?”阿明把錢推到了他面前。

  老板接過那張協議書后看了一會,便用手掏了掏抽屜里的鑰匙盒拿出了鑰匙。“這是鑰匙,車子已經加滿了油。”

  “終于,這輛車屬于我了。”啊明難忍內心的狂喜笑容已經掛上了臉上。

  就在他接過老板遞過來鑰匙的時候老板突然用輕到聽不清的聲音說了一句“不要讓女人坐上你的車。”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http://www.edwtqudi.icu
墨緣文學網
欢乐斗地主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