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其他類型 > 婚纏,我的霸道總裁 > 婚纏,我的霸道總裁目錄

《婚纏,我的霸道總裁》 / 作者:炮炮

收藏
暫無收藏記錄...
閱讀記錄
暫無閱讀記錄...

第293章 好久不見,于歡 最后更新:2020-01-23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好久不見,于歡

  梁錦城的保鏢王正趕緊拿紙巾給他擦拭,小綿做錯了事,呆若木雞的站在一旁,手足無措的看著他身邊的張冉。

  “怎么看孩子的。”王正對著張冉吼道。

  小綿這人護犢子情節很嚴重,見自己的人被吼了,大小姐脾氣也上來了:“這位叔叔我已經道過歉了,你還要怎樣。”

  “哪來的野孩子,真是一點教養都沒有。”王正說話帶刺的對小綿吼道。

  王正長得本來就不是什么慈眉善目的,這樣一兇,小綿也被嚇住了,躲在張冉的身后。

  “先生剛才真是不好意思,小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您這衣服多少錢,我們賠給您。”張冉跟梁錦城說道。

  梁錦城看著自己身上這一身的污漬,他是個潔癖

  的男人,身上臟兮兮的,心里煩躁極了,也懶得在這兒多做糾纏,他也不是缺那身衣服錢的人。

  “王正,算了,我們走吧!我也沒心情吃了。”梁錦城說著看了一眼躲在張冉身后的小女孩,一雙大眼睛讓他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記憶中有個女人也有這么一雙清澈透亮的眸子,但是想想,小孩子心思單純,眼睛大多數都是清澈透亮的。

  梁錦城跟王正離開餐廳沒多久,林嘉樹從衛生間出來,與梁錦城擦肩而過。

  林嘉樹進來時,就見小綿垂頭喪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怎么了,寶寶,心情不好嗎,是不是不想跟爸爸去美國奶奶家啊!”林嘉樹將小綿抱在自己的懷里寵溺的問道。

  “不是的,爸爸,我剛才做錯了事情。”小綿趴在林嘉樹的懷里內心好憂桑。

  雖然她沒有聽懂那個兇聲惡煞的叔叔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但她聽得懂野孩子是什么意思。

  “沈先生,剛才小綿不小心把橙汁潑在了一個客人的身上,被那客人說了一通,小綿很乖很快就主動跟人道歉了,可是那客人不依不饒的,小綿還被那客人兇了一下。”張冉跟林嘉樹解釋剛才在餐廳發生的事情。

  “小綿,你跟爸爸說,你真的主動跟人家道歉了嗎?”林嘉樹有些不相信,他這閨女做錯了事兒會主動道歉。

  他怎么有些不相信呢?

  “爸爸,你不信我嗎?我真的有道歉了,可是那叔叔不接受我的道歉,他還兇我,我受委屈了。“小綿趴在林嘉樹的懷里,想著剛才的事情就委屈的想哭,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行動的,不要一秒鐘的時間,小姑娘的眼淚就流出了眼眶。

  林嘉樹趕緊哄道:“寶寶不哭,爸爸相信你,我

  們家乖小綿是個好孩子,小綿道歉了,小綿就是個好孩子,那叔叔不接受一個小孩子的歉意,就是一個壞叔叔,我們不生氣。”

  在室候機的梁錦城不知道是這里的冷氣開足了,接二連三的打了好幾個噴嚏。

  小綿被林嘉樹三言兩語的就哄不哭了,小姑娘乖巧的摟著他的脖子在那兒唱到,世上只有爸爸好,沒爸的孩子像根草————

  唱的林嘉樹心都酥了。

  京城。

  青山別墅。

  這里自從梁錦城上次跟于歡商議離婚來過,之后再也沒有來過,這個地方,是他當初準備跟于歡的新房。

  如今,人去樓空,這里除了幾個傭人園丁再看管著這棟別墅和這處園子,總覺得因為主人的離去,這棟別墅變得死氣沉沉的,沒有絲毫生機。

  園子里的玫瑰雖然還是開的那樣炙裂,卻總覺得少了什么。

  活氣——

  梁錦城覺的這里所有的東西都缺少了一種活氣的感覺。

  這里的一切,是鮮花也好,還是草木也罷,仿佛都失去了生命力一般。

  “梁總,我查過了,于歡小姐不在京城了,也不在她老家。至于,在哪里我暫時還沒查到。而且我只能查到你們離婚之前的事情了,離婚之后幾乎查不出,總覺得是有人刻意將于歡小姐的事情隱瞞了。”

  王正將自己查到的事情如實的告訴梁錦城,他們來京城兩天了查到有關歡歡歡的事情只是只言片語。

  “估計是顧良辰做的吧!他們倒是料事如神,倒是知道我還會回頭找她,盡快查吧,只要一個人還活在這事上,就不可能一點蛛絲馬跡都不留下。”

  顧良辰哪里知道梁錦城會回頭找于歡,他一個大

  男人又不是隔壁阿婆,操那份閑心,還不是林夕怕梁錦城有朝一日知道了于小綿的存在,怕那人會傷害到于歡母女,她和顧良辰虧欠了于歡,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將他們母女的蹤跡抹的干干凈凈,更不會讓人知道于歡當初沒有流產。

  于是,林夕就讓張聞幫她辦了這件事兒。

  “你去從林嘉樹這方向查,他們倆這幾年應該有聯系。”

  梁錦城想到了林嘉樹喜歡于歡,這于歡跟他離婚了,正是他的機會來了,他就怕于歡已經跟林嘉樹在一起了,恐怕他又要毀掉一樁婚了,這個惡人他又要做一回了,他只想讓于歡跟他生個孩子救他的兒子而已。

  他是一個父親,他做不到看著自己的兒子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死去。

  為了救兒子,他只能選擇再次的傷害于歡。

  那個女人就當上輩子欠了他的吧,這輩子來還債

  的。

  桐城綿羊羊少兒繪畫

  于歡在跟著兩個兼職小妹重新布置一下畫室,暑假來了,畫室的學生也就多了,所有的教育培訓機構都是靠寒暑假瘋狂的賺錢,他們畫室也不另外,每年寒暑假的收入,不僅能維持一年畫室的營業,還能余下不少錢。

  小綿又被林嘉樹帶出去玩了,于歡又可以心無旁騖的一頭扎進她的小畫室好好的干了。

  “于姐,這來了個客人,說是認識你,找你的。”于歡此時正趴著梯子上粘墻紙,聽王莉叫她,趕緊下來,以為碰見了什么難纏的家長。

  手里還拿著一卷墻紙呢?都沒來得及放下就往前臺跑去。

  前幾天遇到了幾個來退費的家長,胡攪蠻纏,退了錢還不滿意還把前臺給砸了,林嘉樹帶著小綿去香港玩了,于歡不想讓他中途回來,一個女人遇到這種

  事只能生生的吃了悶虧。

  她以為這次又是那些不講理的家長鬧著要退費了,能不急嗎?

  只是,當她跑到前臺時。

  “彭————”

  是她手里的墻紙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好久不見,于歡”,梁錦城蹲下身子將一卷卡通色的墻紙撿起遞到于歡的面前道。

  于歡慌神的接過他遞過來的墻紙,她現在的腦子里亂極了,她該怎么做,就拿著手里的這卷墻紙暴打他,將他趕出去,還是也像他這般平靜跟他道一聲兒,好久不見,梁錦城。

  她做不到,再見到他的那一刻,心里那道一直以來未愈合的傷疤又被一個無形的人揭開。

  濃濃的血水從傷口里涌出,她心里只有恨意。

  恨意如滔滔江水而來。

  人都說,有多深的恨,就有多深的愛,她不能恨

  他,就如同不能愛他一樣,她要壓制住自己的恨意,她不能再他的面前落了下風,她要鎮定要克制自己的情緒。

  她很好。

  “這位先生我們這里只收八歲以下的孩子,不教大人。”于歡抿著笑意淡定的說道。

  梁錦城也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畫室的廣告牌有介紹,我看到了。”

  “這位先生您既然已經看到了,就請離開吧,樓下有一家教成人繪畫的,您可以到那問問。”于歡說完就不在理他,進了里間的畫室。

  進了畫室,于歡靠在墻上。撫著自己的在劇烈跳動的心臟鼓勵自己“于歡你做的很好,就這樣,他梁錦城是什么,之于你,連個屁都不算,你有可愛的小綿,帥氣的林嘉樹先生,你的人生很美好,他就是來破壞你美好人生的,不要理他,就對了。”

  梁錦城跟著進了畫室,見于歡靠在墻上。

  他知道,她心里根本就沒有忘記他。

  所以,他還能贏不是嗎?

  “于歡,我是過來看看你的,有時間嗎?一起去喝杯咖啡”梁錦城開口邀請道。

  又是這幅無害的儒雅公子典范,想當初,于歡就是被他這個樣子迷的神魂顛倒的。

  “我很忙,沒空陪你喝咖啡,請你出去,我這里不歡迎你”于歡向他吼道。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http://www.edwtqudi.icu
墨緣文學網
欢乐斗地主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