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奇幻 > 斗霸風暴 > 斗霸風暴目錄

《斗霸風暴》 / 作者:牛道

收藏
暫無收藏記錄...
閱讀記錄
暫無閱讀記錄...

第118章 獸王大賽 最后更新:2020-01-23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獸王大賽

  不可能!

  瞳很快都定了自己這個荒唐的想法,秦毅怎么會和龍有交際,他只不過是一個筑基期的小修士,龍那是傳說中的存在。

  “蛟龍也可以啊。”

  秦毅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么去和瞳解釋龍的模樣,恰巧又想到了李明道的蛟龍,好歹是有龍的血脈,應該能成功使用。

  蛟龍的話,瞳倒是看到過,蛟龍不是很難見到,只是體內的龍族血統低得可憐,能夠加個龍字簡直是可以用夸張來形容。

  但是不可否認,蛟龍的實力都是不弱的,而且蛟龍成長到一定的幾率是可以涅槃化真龍的。

  瞳再次使用擒龍手,青色的蛟龍對著地面上的發簪席卷而去,這一次她成功地拿到了發簪。

  “我的擒龍手沒有龍吟相伴。”瞳還有一些不滿意,不過花費的時間也不短了,她似乎還有什么事,道了一句下次再來找

  秦毅就離開了。

  秦毅臉上沒啥反應,心里確實想笑,一條雜龍也能有龍吟相伴?怕不是想到了,蛟龍的叫聲沙啞切尖銳,更像是野獸的嘶吼而不是嘹亮的龍吟。

  天色不早,秦毅動身往武極殿內趕去,不知不覺又是一天過去,也不知道小風回武極殿沒有。

  “我看就應該把那混蛋揍一頓丟后山喂靈獸,連小風這么可愛的小女孩都不放過!”

  “這件事要不要告訴秦毅?”

  “他能不知道嗎?紙是包不住火的。”

  還未走近武極殿,秦毅就聽到了這些對話,頓時眉頭緊皺,臉色沉了下來,小風怎么了,又有什么事是要瞞著他的?

  武極殿里,除了李銘一老人外,還有司馬,水無月也在,小風則是抱著膝蓋一聲不吭地坐在一旁,下巴靠在膝蓋上,眼神有一些低迷。

  整個武極殿的氣氛有一些陰郁,秦毅發生了什么讓人難以接

  受的事。

  秦毅察覺到了,唯獨缺少了小藍。

  他快步走進武極殿,看著眾人,語氣里透露著隱隱的怒火,問道:“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小藍呢?”

  所有人看到秦毅回來都是露出了莫名的神色,像是在慶幸,又顯得很為難。

  “小藍,小藍被人抓走了,囚禁了起來。”

  風媧輕輕地說了一句,隨后把頭埋在了膝蓋里,肩膀輕輕地**著,水無月看不下去,伸出手撫摸著風媧的肩膀,安慰著她。

  小藍被抓走了,甚至還囚禁起來。

  秦毅忍不住后退一步,有些不敢接受這個現實,小藍是半獸王級靈獸,而且還是圣翼天狼,除非靈丹后期出手,不然誰能制服得了小藍?

  可是…由于他的原因,小風和小藍也幾乎被大部分弟子認識,明明知道小藍是有主人的靈獸還要下手,真就這么目中無人

  嗎?

  小風和小藍的友情那是日積月累的,秦毅不知道兩人在黑漆漆的山洞里共同生活了多久,但是也正是如此,一人一狼相依為命,構建了深厚的友誼。

  “誰抓的小藍,誰抓的?為什么不告訴我!”

  秦毅低沉的吼聲里充斥著怒火,他已經在盡力壓制自己了,他身邊的人就是他的底線,小藍不是人,是靈獸,但是也是他的底線。

  “秦毅你冷靜一下,發火也解決不了問題,這件事咱們還得細細商量,事情是午后發生的,那個時候小風和小藍在萬劍殿剛離開…”

  司馬安撫著秦毅,并開始講述這件事的前因后果,可是后者卻突然炸毛,無故發起火來。

  其實也不是無故,因為司馬所說的午后,他還沒有和瞳去后山,那個時候發生的事,為什么沒人告訴他?

  為什么?!

  他也問出了這個問題,然而回答他的不是司馬,而是風媧。

  “為什么沒人告訴你?告訴你你來了嗎?去學你的武技好了,小藍的事不需要你。”

  風媧第一次充滿恨意地看了秦毅一眼,然后再一次跑出了武極殿。

  “小風!”水無月叫了一聲,無奈地看了秦毅一眼,急忙追上去跟著離開了武極殿。

  秦毅這一瞬間六神無主,腦子里一片空白,小風那眼里的恨意不是裝出來的,她真的打心底里恨自己,可是,他真的沒有收到任何信息啊。

  到底這是怎么了?

  小風為什么要那么恨他?小藍的事他也很憤怒也很難過啊,這件事他是真的不知道,并非知道了故意不去。

  這其中一定有誤會!

  “孩子,這件事是我的錯,其實的確是有人來找你了,當時你在藏經閣內,那人去武極殿沒找到我們,然后在藏經閣找到

  了我,他向我問起你,我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后,就擅自沒有通知你。”

  李銘一的語氣里有一些愧疚,秦毅恍然明白,怪不得那時看不到前者,只是讓他更驚訝的是,李銘一老人都擺不平這件事嗎?

  事到如今,秦毅也不好去責怪李銘一老人,后者也是為他考慮,只是出現了意外而已。

  事情的前因后果不是很復雜,小風帶著小藍去散心,依次找水無月,司馬晴等人,臨近中午時來到萬劍殿,司馬就在萬劍殿,于是帶著她逛了一圈。

  在那之后小風想回武極殿了,于是就帶著小藍離開了,也謝絕了司馬要送她回去的要求。

  之后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司馬稀里糊涂的被水無月拉著臭罵一頓,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由。

  “你是說小藍出事的時候,咱們認識的人都不在?”

  秦毅聽到這里心里猛然一疼,他能想象小風一個人面對危險

  ,嬌小的身軀看著弱不禁風,而小藍則露出雪白泛著寒光的狼牙,在一旁沉聲咆哮,最終小藍被抓走,只留下小風一個人被路人指指點點。

  在這一瞬間,他覺得自己不是人,他很失敗,風媧總是叫他秦毅哥哥,可是他做到一個哥哥的責任了嗎?

  妹妹被欺負,靈獸被抓走囚禁,而他呢?在后山和一個叫做瞳的女人談笑風生?

  秦毅忽然覺得這是一個圈套,因為太巧合了不是嗎?瞳一jin ru藏經閣就拖住了他,但這只是他的猜測,因為沒人能猜測出李銘一老人和他正好去藏經閣。

  “抓走小藍的是誰?來頭很大嗎?連前輩也無能為力。”

  秦毅的語氣充滿了怨怒,他怨自己,怒自己,他把周圍的人想得太美好,沒有去重視小風。

  “那人叫陳煥,是星落殿的弟子,他用一種特殊的秘法暈倒了小藍,然后用隔絕靈力的鐵鏈把小藍抓走了,按照小風的說法就是這樣的。”

  陳煥?星落殿?

  秦毅總感覺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聽過,腦海里突兀地浮現出了一個名字——李明道。

  陳煥是李明道的狗腿之一,而且還是星落殿的弟子,這一聯系起來,他頓時明白了不少事情。

  陳煥能夠成青城宗的弟子,秦毅并不感覺意外,畢竟青城宗招收弟子不看身世。

  不過,李明道和星落殿的黎東那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真的覺得他就這么好脾氣嗎?

  “這件事和李明道脫不了干系,司馬,李明道是哪一殿弟子,我去討個公道,他要是對我出手,我會敬他是條漢子,可是竟然對一個小女孩出手,卑鄙無恥!”

  秦毅眼里燃燒著怒火,既然事情搞清了那就該清算了。

  “李明道是內門弟子,這也就是我無能無力的原因我如今只是外門長老。宗門規定如此,外門長老不得涉及內門弟子的事。”

  李銘一替司馬回答了秦毅的問題,只是這答案讓秦毅無法理解,李明道那種貨色也能進內門,內門哪個長老眼瞎了?不,準確來說是內門所有長老都眼瞎了。

  “因為他為宗門貢獻出了一則名為天衍的秘術,宗門很重視,以為宗門做出巨大貢獻為由把他提進內門。”

  李銘一嘆了口氣,現在說什么都為時已晚,他又何嘗不喜歡那個叫做風媧的小女孩,平日里總是叫他爺爺,讓他這個無兒無女的孤寡老人感受到了一絲溫馨。

  “那又如何,廢物就是廢物,進了門面也只能是高級一點的廢物,前輩,此事既然你不方便那就不必出手,我來,星落殿今晚交不出小藍,別怪我無情,我倒要看看那號稱星落殿第一人的黎志有幾斤幾兩。”

  月黑風高夜,這一夜的氣氛很肅鐵,讓不少人預感有大事要發生。

  星落殿里燈火通明,不少弟子守在殿門口嚴陣以待,星落殿第一高手黎志靠在墻邊,灌了一口手中葫蘆里的酒,嘴角揚起

  笑意。

  秦毅,有本事你就來。

  星落殿里的空地有一個鐵籠,鐵籠里關著一匹狼,雪白的狼毛在月光下引人注目,奇異的是這匹狼的額頭上有一小簇藍色的狼毛。

  此時狼的精神萎靡,趴在鐵籠里一動不動,若是仔細看去的話就會發現有四根鐵鏈貫穿了四肢,還有一根鐵鏈打進了狼的脊背,若非如此,狼也不會這般沒精打采。

  用鎖靈鏈刺進骨頭,好狠的手段!

  “上一次這種天氣,我闖進了長孫郡主的樹林,偷了她的長毛兔和野豬,這一次,我要闖進星落殿。”

  原本寂靜無聲的四周忽然響起了一個青年的聲音,這壓抑得讓人心里發慌的聲氣令星落殿不少弟子心里發顫。

  遠處的坡下,有一個男人持著一桿大戟,一步一步走來,除了他再無他人,僅他一人就想闖星落殿!

  自大?不。

  秦毅很清楚他在做什么,猶記得曾經妖主曾經對他說一句話。

  控制好你的脾氣,它會害了你,但是當你不想再忍的時候,就盡情宣泄你的怒火,它將讓你變成一個可怕的殺神,狠人。

  而如今,秦毅已經不想忍了,李明道兩次三番的挑釁,星落殿令人發指的行為,已經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他的逆鱗。

  龍之逆鱗,我之底線,觸之必死!

  秦毅的腳步越來越快,最后直接跑動起來,身影在夜里變得模糊不清,他快速捏了個手訣,身體表面頓時浮現出金光,在黑夜里顯得格外耀眼,仿佛在告訴敵人他的位置。

  暴露位置?他不怕,他怕的是敵人眼瞎,看不到他在哪!

  狂!

  沒錯,秦毅就是狂,與自大不同,自大是有脾氣沒本事,而狂是有脾氣有本事,他有資格狂!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http://www.edwtqudi.icu
墨緣文學網
欢乐斗地主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