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上門狂婿 > 上門狂婿目錄

《上門狂婿》 / 作者:一朵奇葩花

收藏
暫無收藏記錄...
閱讀記錄
暫無閱讀記錄...

第649章 比他更狂 最后更新:2020-01-23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比他更狂

  狂熱的呼聲,在藥王山回蕩。

  秦言看著顧榮真熱切祈求的目光,知道此時時機已然成熟。

  “那我,就勉為其難吧。”秦言淡然看向晉河。

  晉河眼里閃爍著危險的火焰,死死盯著秦言,“你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子,也敢跟我爭搶藥王山傳承?”

  秦言針鋒相對,說道,“怎么,你是怕我贏了你?”

  藥真人門下的弟子,個個鼓掌叫好。

  他們怕的是剛才晉河的那個老外保鏢兇狠殘暴會嚇到秦言,但是沒想到秦言絲毫不受影響,反而比晉河的狂妄自大,還要囂張幾分。

  晉河指著桌子上基本已經死透,全身烏黑發綠的野兔,又指著李有道弄了一半的藥草,冷笑說道,“

  贏我?我們的賭局是救活服了綠蟾蜍毒液的野兔,這野兔已經死了,就算重新給你找一只,你也沒有九葉銀心草,你拿什么救,拿什么贏我!”

  這句話,頓時把所有人打入現實!

  那些鼓掌叫好的同門弟子,此時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晉河說的沒錯,想要贏,就得把野兔救活。

  可是,秦言沒有足以媲美九葉銀心草的藥材,總不能再冒出一株九葉銀心草吧。

  顧榮真也滿臉的擔憂,他相信秦言的醫術,甚至也懷疑秦言的藥術非凡。

  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藥材,秦言拿什么贏。

  晉河看著臉色難堪的眾人,臉上的譏笑越來越濃,“怎么了?剛才不是聲勢浩大的請求此人為你們出頭么?怎么一個個都跟死了爹媽一樣?既然如此,那就趕緊給藥真人說清楚,本次勝利者是我晉河!”

  秦言從口袋里掏出一枚銀色光輝的種子,放到了藥桌上。

  所有人頓時瞪大了眼珠。

  反應最激烈的是,剛剛緩過勁的李有道,沙啞著嗓子吼道,“銀心子,九葉銀心草凝聚的精華!世間解毒奇藥!”

  “原來銀心子真的存在!”

  “這下我們要贏了!”

  顧榮真面色激動的看著銀心子,隨后緊緊抓著秦言的胳膊,“難怪你胸有成竹,你居然得到如此珍奇之物,我們贏定了!”

  晉河臉色非常難看,就算是剛才的紫曜花沒被摧毀,也比不上銀心子的藥效。

  就在晉河目光閃動,準備搞點事情的時候。

  秦言一巴掌拍在銀心子上。

  “啪!”那承載著所有人期望的銀心子,被秦言一掌拍碎。

  “秦言!”顧榮真禁不住大喝。

  李有道在認出九葉銀心草的時候,就渴望著秦言替自己報仇。

  可是,他居然把拍碎了!

  李有道沖過來,一把要扯住秦言的脖子,瘋狂吼道,“秦言,你TM瘋了,你這是做什么!”

  “秦言,你真的瘋了!”

  “你為什么要毀掉銀心子,這是我們贏晉河的希望啊!”

  晉河眼中露出瘋狂的笑意。

  秦言架開李有道,對著晉河淡聲說到,“如果想笑,就放聲大笑吧,你可以毀掉紫曜花,我也可以毀掉銀心子,你用九葉銀心草救野兔,我也用九葉銀心草,我們公平公正。”

  晉河冷笑道,“夠狂!深得我心!但是,狂也要有狂的資本,但愿你有這個實力。”

  李有道怒聲罵道,“秦言,你TM睜開你的狗眼

  好好看看,哪里還有九葉銀心草,沒有了!你拿什么救活野兔。”

  周圍傳來幾聲嘆息。

  難道就這么要輸了?

  秦言指著李有道收集的一堆藥材,“這里不就有九葉銀心草么?我是否可以用?”

  晉河看著跟其他藥材混合到一起的各種各類的藥材,一臉冷笑的說道,“好啊,當然可以。”

  顧榮真禁不住擔心的說道,“秦言,九葉銀心草已經跟其他藥材混合了,藥效可能已經出現了其他變化和影響,就算你能挑選出來,也需要費很大的功夫和時間。”

  “對啊,綠蟾蜍毒液十五分鐘就能斷絕生機, 你只是把九葉銀心草完整的挑選出來,就不止十個十五分鐘了,你還要配藥,還要研磨和熬制,兔子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有道心臟都要炸裂了。

  剛才他不僅輸了個徹底,還差點被晉河的保鏢掐死,滿肚子的怨憤無處可灑!

  現在,好不容易冒出一個有極大機會勝利的秦言,卻比晉河還要狂妄的把銀心子拍碎,要從自己混亂的藥材中挑選九葉銀心草,來救活野兔。

  這簡直是異想天開!

  李有道怨恨的沖秦言罵道,“你是存心不讓我們贏,你是故意氣我們的,給了我們希望,又讓我們絕望,你的心思太毒,太壞了!”

  秦言冷冷看著李有道,“你做不到的事,對我來說易如反掌,如果你不能乖乖的在一旁觀看的話,我可以讓你乖乖聽話!”

  說到這里,秦言眼睛一寒,冷冷的盯著李有道的眼睛,不含任何感情的凝視,讓李有道渾身冷汗直冒!

  就算是剛才被那老外卡著脖子,差點窒息而死的時候,都沒覺得比現在恐怖。

  自己仿佛被深淵中潛藏的夢魔給盯住了一般。

  李有道驚恐的閉上了嘴巴。

  晉河不耐煩的說道,“別嘰嘰歪歪的,要比賽就快點,馬克,你去再給他打一只野兔過來。”

  馬克剛要轉身離開。

  秦言阻止說道,“不必了,就這只就行。”

  這話一說出來。

  周圍的空氣凝固了!

  不用說那些極其擔心的眾多藥真人的門徒弟子,就連晉河都難以置信的盯著秦言,一字一頓的問道,“你說什么?你要用混雜在一起的九葉銀心草把這只死透的兔子救活?你要以此來贏我?”

  顧榮真急聲制止,“秦言,萬萬不可,你真的不能托大了!”

  “我們求求你了,做個正常人吧,這只兔子已經死了好半天了,拿什么來救!”

  剛剛被秦言嚇得半死的李有道,聽到秦言的話,

  再次暴怒的站了起來,指著秦言,喘著粗氣罵道,“你,你,你瘋了!”

  秦言淡笑看著晉河,“這樣,你規定個時間吧,如果在規定時間內,我救不活,算我輸!”

  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個人狂妄至此!

  難以置信啊!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http://www.edwtqudi.icu
墨緣文學網
欢乐斗地主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