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奇幻 > 狂神霸主 > 狂神霸主目錄

《狂神霸主》 / 作者:嘶吼的頭顱

收藏
暫無收藏記錄...
閱讀記錄
暫無閱讀記錄...

第693章 結局二 () 最后更新:2012-09-22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宙斯正在驚訝,劍刃忽然翻轉著向自己切來,劍鋒堪堪擦過自己的面頰,飛旋而過,落在了下方的地面之上。

  另外二人也覺察到了此異狀,心中吃驚之下,不由都盯住了前方那人影,但此時對方已經沒入了十王道召喚出的光芒之中。空域中只剩下宙斯呆如木雞地浮在空中,臉頰上那一絲灼熱還未褪去,自己是第一次被自己的武器所威脅,想起剛剛只偏差一厘米,自己就身首異處,整個人頓時陷入了呆滯。

  光幻化成為的巨獸陡然間化作碎片消散而開,在三人震驚的目光中,一個單薄瘦弱的身影從空中落下,而將一個龐大的身軀重重按壓在了地上。

  十王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不過是個十**歲的人類男人,而自己在對方面前,居然連一點反抗余地都沒有。

  “你……是誰……”他壓抑著自己的語氣,盡量平靜地問道,但男子身上所釋放出的那種強大氣息,仍不免讓他的聲帶有些**。

  “初次見面。”陳陽微微一笑,“還以為父親的仇,這輩子我都沒法報還,現在終于可以如愿以償了。”

  “你……父親的仇?”十王道頓時反應了過來,連忙道“等等,我沒有殺你的父親,我根本不認識……”他現在終于感覺到了恐懼,剛被對方按住的那一刻,他就在試圖掙脫,但每一份力量都仿佛石沉大海般,他不敢相信,一個人類,會擁有如此深厚強大的能量,這種強大,幾乎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是的。”陳陽打斷了對方,“而且從今往后,你永遠也不會見到了。”

  十王道腦中一片霧水,頭顱已是被切了下來,就這樣睜大眼睛,似乎在死前在以后一秒,還在用力思考著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人看到這一幕,不約后退了一步,三個人使盡所有力氣,耗戰許久,都未能殺死的敵人,卻被這莫名的來者瞬間斬殺,三人也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不,不是壓力,而是一種被主宰的感覺。

  “這個家伙,本來是要被你們殺死,不要意思,手快了一點。”陳陽說著把死人頭顱拋了過來,奧丁一手接住,對自己來說,這可是最珍貴的戰利品。

  “感謝尊駕出手相助,恕老朽眼拙,敢問尊駕高姓大名,仙尊何處?”元始天尊拱了拱手,語氣謹慎而震驚地問道,對這個青年,自己可是絲毫也不敢大意,對方的實力可是在三人加起來之上,高出多少,還不得而論。不過看樣子,其似乎是中土人士,只是著裝打扮著實有些怪異。

  陳陽擺了擺手,“我無名無姓,天尊不必多問,只是有件事能拜托各位嗎?”

  元始天尊更為驚訝,對方竟然知道自己的稱號,而自己對其卻連一絲的了解都沒有,心中既是驚異,又是自慚,連忙道,“尊駕請講。”

  “我想請三位還有一起入城的其他人,把這城里的所有尼祿蓋亞族盡數殺死,一個也不要留下,最后剩下城池,就由我來摧毀。”

  “您的意思,是要屠城嗎?”奧丁尊敬地問道。

  “正是。”

  “知道了!”對于這種事,維京人向來是樂此不疲的,奧丁催動八足神馬,轉身便去了。

  原始天尊還想探一探對方的身份,但陳陽已經轉身離開了地面。

  還有一個,自己是絕對不會漏掉的。

  墮日神宮已毀,現在唯一能夠作為藏身之地的,便是無光樓。

  作為失落之城禁制最為堅固的所在,無光樓在混戰中無疑是個極為安全的場所。陳陽這一路飛來,都沒有看到水寒的蹤影,其既然要隱瞞自己的實力,必然不會參與到這場戰爭中來。

  “哈哈,統統都給我死吧!”

  接近無光樓時,陳陽只見地面上用鋼柱倒插著無數死尸,渾身浴血的奧丁在尸從中大聲笑道,尸體當中有三個七尾特別顯眼,正是六大騎士中的三人。如果不是陳陽干預歷史,這一戰中,六個人都能夠全身而退,但他殺了十王道之后,令三名神王迅速騰出手來,本來得以幸免的尼祿蓋亞族高層,此時自然是大為遭殃。

  “尊敬的勇士!”奧丁看到陳陽飛來,遠遠大聲叫道。后者在他身旁不遠處落下,抬頭望著面前黑色的樓宇。

  “勇士大人,這個地方,可能是敵人的要塞,防御非常的堅固,就連我的崗尼爾,也無法將之擊破。”奧丁在旁邊說,其剛才顯然已經進行過一輪嘗試,陳陽的命令是,殺死城中所有的尼祿蓋亞族,任何一個地方也不能幸免。這個崇尚力量的神王對這一切自然是嚴格照辦。

  陳陽走上前,一點點接近無光樓,就在離黑色樓宇還有十米遠的距離時,一道禁制突然橫檔在了他面前。

  但這道禁制的出現,也只是讓陳陽的身前泛出一圈小小的漣漪,隨即絲毫沒有任何阻礙地走到了高樓的下方,奧丁在背后已然是看傻了,自己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都無法攻破的防御,在對方面前竟然無效,這時其已經不是再以一種崇拜強者的眼光去看待陳陽,在他眼里,面前這個男人儼然已經化作一種無法觸摸的存在。

  推開兩扇厚重的大門,陳陽緩步jin ru,抬頭望了眼四周,這里和三千年后自己所來到的一模一樣,一條旋轉樓梯直通上層,四周布滿了激活牢獄的符文。

  這里原本就是監獄,自然少不了囚犯,但這不是陳陽所關心的,他沿著石階慢慢向上,但腳剛一邁出,耳后就風聲忽起,數十道白色的光劍同時從背后刺向了自己。

  “大人,小心!”奧丁跟在陳陽身后,眼見這一幕忙大聲叫道。

  陳陽并未回頭,身軀上一道藍色的氣流如薄霧般向四周擴散而開,背后數十名埋伏的尼祿蓋亞族,頓時鎧甲爆裂,身軀紛紛在藍光中化作粉塵,瞬間消失。

  “真……真是太……太強了……”奧丁喃喃道。

  與此同時,也有一個聲音從上方響起,其中透著無比的驚訝和慌張。陳陽抬起頭,最上層的樓梯間,一張面孔轉瞬即逝。

  但就在下一秒,陳陽已經出現在最高一層上,擋住了對方的去路,看著面前一臉驚慌的尼祿蓋亞族,嘴角微微一笑,“神堰?”

  “你……你是誰?為……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神堰一臉驚魂未定,打量著眼前之人,無光樓的禁制是由歷代大祭司法力累加而筑成,就算是領主也無法將其打破。而這個人類,竟然什么都沒做,只用走路的速度,就將結界直接撞破。數十名六尾的精英皇族衛士,也瞬間便在其面前消失不見,神堰甚至連對方是怎么殺死他們的都沒有看到。

  他一時間徹底陷入了混亂,無法定義面前之人究竟是什么東西,實力能超越自己父親的生物,自尼祿蓋亞族傳承歷史以來就沒有出現過。他已經無法用簡單的強或弱來定位對方。

  陳陽對這種小雜魚根本沒有興趣,尼祿蓋亞族的大皇子,三千年后仍然是個小雜魚,更別提現在。

  看了看四周后,目光又回到微微有些**的神堰臉上,“水寒在哪里?”

  神堰的**不是因為害怕,而是突如其來的巨大震驚,讓他一時間無法思考。這時終于反應了過來,尼祿蓋亞族就算死,也不能向敵人屈膝投降。藏身在無光樓中本來就是三弟的主意,而非自己想要。

  神堰實力雖然低微,但性格卻始終依舊,眼見敵人都已經攻到了自己的城中,族人們都在奮力戰斗,而只有自己茍且地躲在這里,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煎熬,但禁止自己參戰,也是父親的命令之一。此刻敵人就在眼前,大喝一聲下,竟然揮拳向陳陽的面部砸去。

  不過還沒等拳頭落在陳陽臉上,神堰就睜大雙眼,身軀上慢慢有鮮血滲出,整個身子忽然自肩頭裂作兩半,斜切滑落在地面上。

  一股伸展出的能量重新回到陳陽體內,就在這時,下面幾層一間牢房忽然打開,一個身影迅速沖了出來,向外跑去。

  不等陳陽動手,奧丁已經飛身上前,將那人一把提起,再飛回丟在陳陽的面前。

  陳陽認出對方是㊣(7)尼祿蓋亞族的二皇子火殷,火殷可就沒有他哥哥那么硬氣,一見陳陽便跪倒在地,求饒聲不斷,顯然剛才其看到了自己哥哥被殺死的那一幕,更讓他心中冰涼的是,自己只看到哥哥死了,卻不知道哥哥是如何被殺死的。

  “水寒呢?”陳陽重復了一遍剛才的問題。

  “在……最里面那間最大的囚室里。”火殷聲音**道。

  “還有……冰祈呢?”

  這才是陳陽真正關心的問題,自己的母親此刻必定還在城中,否則自己完全可以連同整個城池一同毀滅,根本不用如此麻煩。

  “什……什么?”火殷像是沒有聽清。

緊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edwtqudi.icu 啟用

【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http://www.edwtqudi.icu
墨緣文學網
欢乐斗地主网页版